若釉_カラス

登东皋而舒啸:

【预警】一个有毒没吃药的设定,慎入

人马宇智波止水和他的精灵骑士宇智波鼬

虽然又雷又诡异但还是突然七弯八拐的戳中了我的萌点orz

p2画残了最好不要点……有空重撸……

【人都画不好画什么非人类哦】


————————————————————————
人马载着他的骑士在森林中疾驰。在没有尽头一般广袤的密林中,时间已变得可有可无,它所存在的唯一意义不过是平添焦虑罢了;起初精灵还能在疾行中保持平衡的同时施术为人马开路,到最后只能勉力勾住他的脖子以防自己被甩飞出去——论耐力,接近于人类的精灵与天生的王者人马相比差的还是太多了。到最后他已经昏昏欲睡,只好扒住人马的耳朵喊道:“止水——停一会——我要掉下来了——”

止水果真立马一个急刹车停住了。“困了吗?”他扭过头去,看到鼬已经从他背上滑了下来跌坐在地上,“那就睡一会吧。”

精灵点了点头,然后抱住他的前腿,把脸贴上去,不动了。鼬睡觉一不打呼噜二呼吸声依旧压得很低,很多时候止水都无从分辨他是真睡还是装睡;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只有在自己的身边,鼬才能真正安然沉入梦乡。

一条蛇缓缓的在林中茂密的草木间游曳。他先看到了宛如缎子般在地面铺开的黑发,“啊哟,发现了一个姑娘,”他想。当他爬近了一点从草丛中探出脑袋时,世界突然整个倒了过来——有人揪住它的尾巴把它提了起来。

“啊呀,这不是宇智波止水吗?”蛇在他的手里扭动了两下,嘶嘶道。“森林的王者还是回木叶了……嘶。”

“我爱回哪儿跟你没关系。讨好我是不会有任何好处的,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蛇被丢了出去。“你是想我离这个姑娘远一点吧,宇智波?”他绕着止水后腿盘了两圈,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上下晃动它尖尖的脑袋,“哦呀?竟然不是姑娘,看走眼了,看走眼了……真是可惜呢,生得这么漂亮。”

“是吗……我倒觉得好得很,”年轻的宇智波回过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上挑的眼尾刻出一道锋利而流畅的弧线,“这可是我的宝贝,麻烦你离远点。”

“你的?”蛇从善如流的退开了一点距离,缘着裸露在地表的、盘根错节的树根向树上爬去。这会他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一般来回吐着信子发出一阵难听的嘶声——就像是人类苍老、嘶哑而刻薄的笑声。“你的?”他重复道,“他既不是一棵树也不是一朵花。这是个活物,和你一样,能呼吸、能跑能跳,还有思想;而你居然说‘这是我的’?”

“有什么关系,”人马把手搭在腿边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享受着又长又软的发丝从指间滑落的触感。“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本就不存在谁是谁的这种问题。”

“那可真是腻味死了。”蛇从树冠上垂下来直言不讳道。批判完了它又左右晃了晃蛇头,视线在两人右臂上相同的纹身上来回游移。“原来是这样……但就算亲眼所见我还是难以相信人马会心甘情愿把自己跟一个精灵绑在一块儿。”他的语气变得戏谑起来,“我倒是听说过人类——或者精灵什么的为了得到你们的力量而设计捕捉人马,再用他们自己特有的术将你们加以同化,那个词念做什么来着——‘驯服’。你也被,‘驯服’了吗?”

止水环起胳膊,仰起头和它对视。“你以为那是什么?巫术吗?”

“难道不是吗?他没有你厉害,这我可不会看错,如果你想走的话早就可以离开他了。随便用什么方法都好,悄悄走掉、打一架把他制服再走或者干脆杀了他,”蛇把自己长长的身子一圈圈缠在枝丫上扭动着,“咒也不是多难解决的事,宇智波里随便抓个长辈出来都能解掉。而你居然让自己被这种名存实亡的关系束缚着,心甘情愿跟着他到处跑来跑去——除了巫术我想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

……冷血动物就是让人讨厌。止水已经对这种对话提不起任何兴趣来了,当盘算着要不要扔个火遁过去单方面结束这场幼稚的讨论时,他却敏锐地感觉到鼬搭在他腿上的手紧了紧,扯得他腿毛一阵发痛。哦,这是明眀醒着但是在装睡呢,止水心下了然,忽觉这种小动作简直可爱的过分,连带着头顶那条蛇看着也不那么烦心了。

——你也想知道吗,鼬?

“我真庆幸自己是恒温动物,”止水把玩着精灵的头发道,“有些问题真是你们冷血动物一辈子都理解不了的,比如情感。大概在你看来所谓感情全是累赘,‘关系’一说与‘禁锢’也并无区别——但那是对你们而言。”

“而正是这塑造了我的一切,如果我失去了这些,那么我和冷血动物也就没有什么区别了,甚至连一棵树、一朵花都比不上——那种苟延残喘的情状,实在称不得是‘活着’。”

“你说‘驯服’,也并没有什么不对,但不是因为他想从我这得到所谓人马的力量。”

“恰恰相反,自始至终都是我在索取他的爱罢了。”

止水低下头,在手中捧着的一束长发上轻轻落下一吻。


我们驯服彼此,我们属于彼此。

————————————————————————


就想到这么多就先搞出来了……其他剧情和设定还在我脑袋里……感觉这么诡异的东西大概没人会喜欢……先存一下要是以后实在无聊的没事干我就把这个刨出来写完……【邓摇】

评论

热度(24)

  1. 若釉_カラス登东皋而舒啸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