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釉_カラス

人不中二枉少年(现代au)3

悬烛_今天也在爬墙:

不知道为什么一写到副cp就很顺手
今天是水哥的主场,泉扉、卡带出没,然而只是一个擦边球……死乞白赖占个tag_(:з」∠)_总会写到他们的主场的嘛……如果觉得不妥当的话请务必告诉我_(:з」∠)_
镜对他的老师并没有特殊感情,是的,他可能是本文男士中唯一一条单身狗(冷漠)



人不中二枉少年
现代au
cp:佐鸣、卡带、柱斑、止鼬、泉扉
日常撒糖向傻白甜
没有问题我们就走(




人不中二枉少年3 


        止水下飞机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热烈欢迎。 


        虽然那个人并不是鼬。 


        号称是比他还要千手的稀有种宇智波,论辈分还是他爷爷辈其实也没大他几岁的宇智波镜一见面就嚎哭着挂到了止水身上。


         “小止水你受苦了呜呜呜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你都……没瘦啊肌肉好像还结实不少?” 


        止水一脸懵逼地胡乱拍了拍镜和他如出一辙的卷发,试图让这只还在嘤嘤嘤的天然卷冷静下来:“怎么啦你,扉间老师又让你研究什么奇怪的项目了吗?” 


        “老师才不是在研究什么奇怪的东西呢,他又不是大蛇丸。”镜下意识地就立刻反驳了,“不对,呜哇我明明是来找你重塑世界观的啊——”


         “我之前去实验室送材料的时候居、居然碰见泉奈桑、桌、桌咚了、老师啊啊啊(;´༎ຶД༎ຶ`)现在的长辈为什么要一言不合就咚啊!前天不是还因为打架差点毁了新器材的吗呜哇…呐呐你说我不会是中了什么月读之类奇怪的幻术吧?” 


        “……我都不知道你居然也追木叶战纪的游戏……不对你为什么要来找我啊?” 


        “哎?因为你是基佬比较有经验啊?”镜抬起头抽了抽鼻子,忽然抬手指向身后努力装作不认识的鼬,“你们不是对象吗,老夫老妻的那种?”


        “……我们并没有在谈恋爱。” 


        “……都闭嘴不然我开月读了。”


        车上,镜双腿并拢两手交叠放在膝盖上,乖乖低头认错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么多年了你们原来还是地下情……” 


        “都说了我们不是……算了。”止水无奈扶额。 


        鼬透过后视镜瞄到镜一脸显而易见的失望,默默在心里念了三遍自己的人设压抑住了翻白眼的冲动,“我先送止水回家放东西,然后直接送你去木叶大学吧。你眼中所见也不一定是真实,可不要被心中执念所迷惑了,这世界说是多有意外巧合,最后终成因果,还不如试着从源头解惑。”


       镜: “……”不愧是学哲学的……为何有些微妙的羞耻。


       止水拍了拍他僵硬的肩膀:“小鼬的意思是你腐眼看人基,直接去找扉间教授问问吧,没准是泉奈桑脚滑了呢。” 




…… 




        止水站在自家门口笑眯眯地挥手看着怨气快要具现化的车子绝尘而去,然后转身从树篱里拎出一只头上顶草假装自己是慢羊羊的阿飞。


        “啊真不愧是前辈呢~☆观察这么仔细……” “喂卡卡西吗?打扰了,是的我是止水,现在我家这边出现了一只求包养的兔子……” 


        “止水你个辣鸡你敢!!!手机给我!” 止水冷静地挂掉电话:“好久不见啊堂兄,劳你百忙之中抽空来欢迎我真是深感荣幸。” 


       “现在还寒暄个屁啊不觉得太晚了吗?你个虚假人类同族爱呢?!”


         “比起你我还是比较同情被单方面逃避冷战虚耗十多年光阴的昔日同僚。”止水说着拉开了门,“所以要进来边吃瓜边等人吗,小鼬提前帮我把瓜冰镇好了(*/ω\*)” 


        “……你知道你秀得颜文字都出来了吗,ooc可耻啊……” 


       “卡卡西还有10分钟抵达战场。” 


       “好了好了我走了,只是来关照一句明天记得来总部报道。”带土一边咕咕哝哝地给止水丢过去一个资料夹,一边拔掉头顶恶意卖萌嫌疑的小杂草,重新带好品味奇特的面具,“啊,一想到接下来工作时间都要被你和我的面瘫大侄子闪瞎眼,阿飞就觉得这个散发着恋爱腐臭的世界还是毁掉的好呢~~” 


        全世界都以为我和我表弟骨科了,只有我还知道自己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止水笑了笑把手机抵在唇角,回身仔细关上了门。其实他的手机屏根本就没亮过,明知道卡卡西一定不可能这么简单地堵到人,他还会打这么低级的助攻吗? 


        即使是大龄处男的宇智波止水,今天的套路依然很深。 


        晚一些的时候他又被美琴邀请去一起吃晚餐。 止水年幼时失恃失怙,很小就被接到了本家,当初受了富岳一家很大照顾,因此对于美琴的好意他总是有些没法拒绝。 


        宇智波的本家人大部分都是住的传统和式建筑,令他有些意外的是,今天晚上除了富岳、美琴和鼬,传闻中还在闹脾气的佐助和漩涡家的那个孩子也在。 


        见到他的时候金发的少年还健气满满地喊他止水大哥,顶着一张带猫纹的灿烂笑脸,要不是时节不对都能唬得止水直接塞给他一个红包。 


        佐助的中二病估计还没痊愈,跟他打招呼的时候表情别别扭扭的,止水想揉他头的动作在眼神威胁下硬是改成了拍肩。 


        一晚上两个人都吵吵闹闹的,被富岳教训了两句后又开始比吃饭速度。


        止水捏着筷子对着坐在身侧的鼬感慨当初你背上背一个手上牵一只,两个人不知道在哪又打了一架都滚成小花猫了还在拌嘴呢,现在熊孩子都长这么大了感情还是这么好。 


        鼬顶着一张八字纹的脸看着他没说话,眼神却别有深意。 


        止水被看得背上寒毛一竖,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美琴就搭话了。


         “是呢,止水君也长大了呢,有没有碰到什么心仪的女孩子呀?” 


        “……”叫你嘴贱。

评论

热度(76)

  1. 若釉_カラス悬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