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釉_カラス

【止鼬】亲吻不同部位的含义

sonnet:

【止鼬】亲吻不同部位的含义


慎入



腹部-回归
美琴妈妈生下鼬不久便接到了紧急任务,所以照顾团子鼬的任务就落到了隔壁家止水哥哥的身上。小小鼬十分怕痒,每当被别人碰到时候就会笑个不停。发现这点的止水每次在换完尿布时,喜欢在小小鼬鼓起的肚脐眼上噗噗几下,然后小团子就会咯咯笑着要抱抱,虽然这些福利在美琴妈妈任务完成后就结束了。


额头-祝福
看着鼬小小的个子混在一群大人里被分派任务,止水心里忍不住得意,却又混杂一丝心疼。招招手把鼬拉到身前,止水弯下身体,下巴在对方柔顺的发旋处磨蹭了会,唇便落在崭新的护额上,蜻蜓点水,无声无息。鼬,恭喜你当上忍者,要超过我的记录哦。
止水哥的成功率是100%,再怎么努力也超不过的吧。
那小鼬就要做到不能受伤。


发-思慕
趴在止水背上,能清晰的闻到发间传来的洗发露味道,淡淡的香甜。好不容易能在实战中使用写轮眼,脚竟然扭到了,鼬觉得挫败与丢脸。只是自己心底却有个小人在跳舞,无法忽视满足与快乐一阵阵传递上来……将头靠在宽阔肩膀上,止水微卷的发丝随着晚风吹拂,贴在唇边,心里痒酥酥的。听着止水低沉缓慢的声调,鼬觉得眼皮逐渐变得沉重了,为什么只要呆在止水身边就会如此安心……


鼻梁-欣赏
不知从何时起,每次鼬成功完成任务回来时,止水就会在鼻尖轻轻的点上一下。当鼬问起这个动作的含义时,止水带着他独有爽朗笑容说这是给小鼬的奖励。不过有次止水看到鼬在小小助成功站起来时也同样点了一下,他就后悔了。
虽然在止水强烈要求下,鼬之后就改成点额头。


手腕-恋慕、欲望
成人仪式过后,亲戚朋友们都纷纷前来进行祝贺,夸赞与恭维都像烟云般飘过鼬的耳旁。环顾着四周的人群,鼬一心寻找那个最熟悉不过的身影。
止水安静的站在树后,凝视着平静的湖水反射着点点亮光。回头看到鼬兴冲冲向自己跑来,他没像往常那样上前接住他,只是呆呆地看着对方。鼬的心一下子绷住了,平时的止水这时候不该和自己说些什么吗?不是会亲下自己的鼻尖吗?自己有什么做错的吗?
沉寂小许后,止水上前握住了鼬的手,拇指摸索着他那微湿发烫的手心。然后……止水低下了头,落下了一个吻。
手腕处能感到湿润而又温暖的触感,沿着脉搏、血管笔直的通向鼬的内心,滚烫而又沉重。
有什么爆炸了。


耳-诱惑
止水看着鼬涨红着脸,浅红反着水光的嘴唇微微张开,说着什么。然而他的声音太轻,完全淹没在背景的嘈杂中,止水侧耳靠近鼬想要听清他的回答。
自己的耳朵贴上了柔软的东西,滑滑暖暖的,然后有些轻微的刺痛。被咬了吗?止水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的人儿已经逃走了。


脖子-执着
鼬的伪装、隐身能力一直都是特别优秀,所以这么简单的被自己抓到也是故意的吧。止水惩罚式得在鼬的脖颈处厮磨,用舌头反复来回确认了自己的牙印清晰可见后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对少年的钳制。


背后-确认、所有
唔,祝贺你成年了。止水看着眼前受惊的男孩,开始反省自己做的过分了。或许应该冷静下,等明天清醒后再好好告白。
一转身,背后就被猛地撞上了,隔着被汗液沾湿中衣,鼬可以清晰的听到止水起伏的呼吸、以及熟悉的洗发露味道。吻上止水肩胛骨处荷尔蒙的味道,鼬觉得自己已经醉了。


喉-欲望
止水紧紧拥住鼬纤细的腰肢,啃咬、允吸着那微凸起处,确认自己的所有权。
眼角的余光瞄到窗外的圆月,一滴泪水被刺激地从眼角滑下。鼬只觉得呼吸停止了,自己就像一只被野猫叼住脖子的小鸟,双手无助地插在被自己揉乱的卷发中,逃不掉了。

腰-束缚

自己身上很香么,为什么止水这么喜欢在自己身上来回舔着,被吻得迷迷糊糊的鼬胡思乱想着。
看着止水腹部的六块肌肉随着精健的腰部拉伸而上下起伏着,鼬被自己脑子突然出现的幻想给吓到了。抱着止水的腰舔上三十遍实在太羞耻了。



大腿-支配

看着自己崇拜、思慕、深爱的前辈握着自己的小腿,一路已经侵占到到了自己最脆弱的领地。鼬第一次深深地感受到,在自己面前,是宇智波最可怕的男人。



睫毛-憧憬/脸颊-亲昵

清晨第一缕阳光穿透浅蓝色的窗帘撒进房间,一路踏过地板上凌乱的衣物,绵延到了房间中的被窝上。半张脸陷入松软的枕头里,不同于还留着些稚嫩的自己,对方的脸刚毅、菱角分明,鼬看着止水纤长的睫毛不由的痴迷了。小心翼翼的挪动着,不想惊扰他,但想要更靠近点,仿佛这样就可以数清他浓密的睫毛。放大版的止水就在自己眼前,从来没有离过这么近,一毫米一毫米的靠近着、怎么还没到、就差一点点了、一点点就可以……吻到睫毛了!
鼬得意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并没因为自己的动作而醒来,整个人偷笑成一团。伴随着温柔的阳光,紧贴在恋人的身边,鼬拉了拉被角,重新缩进了被窝,闭上了眼睛。朦胧之际,只觉得自己的脸颊被什么碰了一下。




唇-爱情

止水每天都会亲吻鼬,有时候是早晨醒来一个缠绵漫长的早安吻、有时候是走在路上不经意的一个偷吻、有时候是出使任务前的一个祝福之吻、有时候是以乌鸦分身飞到鼬身边的一个思念之吻……
鼬喜欢止水的吻,所以即使在两人亲吻被周围人指指点点时会忍不住脸红,在不小心被佐助看见时会担心弟弟学坏,也被卡卡西嘲笑过许多回,自己也没有真正拒绝过止水的小动作。
那是止水与鼬的爱情。





手掌-恳求
曾想过自己与止水的无数次未来,但从未想过这是最后的相见……
沿着在南贺川,鼬跌跌撞撞地寻找着,无助奔跑着、爬着、匍匐着。终于抓住了那只胳膊,鼬一下子跪倒在碎石滩上,空洞的身体内已经完全失去了将他翻过身来的勇气。
不同以往轻柔抚摸自己头发、霸道揽着自己脖子那双温暖而干燥的大手,双手间握着的手掌湿冷冰凉、僵硬,因河水冲刷而变得伤痕累累,然而已经不会再流血了。努力着想要像以往十指交叉一样握住对方,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鼬将整个脸贴在面目全非的手掌上,恳求时光的回溯、恳求对方的留恋……恳求自己死去的心能够再次跳动起来。

-END-

评论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