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釉_カラス

【止鼬】今夜无人入眠(二)

肆言_:

※止鼬
※若ooc望见谅


当鼬到达暗部的时候卡卡西已经开始工作了。卡卡西看着鼬双眼下的乌青说出了近几天一直在问的话“没睡好?”


“后半夜睡了会儿”鼬回答了卡卡西的问题,径直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你感冒了?”听到带着鼻音的回答卡卡西回头看了看背对着自己的鼬。


“嗯...昨天后半夜在院子里睡的。”鼬没有抬头继续手里的工作。与其说工作,不如说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拿着手里的笔在纸上胡乱的写着。卡卡西没有再问什么,屋子里只有笔在纸上划出的声音。


鼬听到身后传来椅子摩擦地面发出的刺耳的声响,他依旧没有抬头。脑中又响起那个声音“小鼬已经很优秀了”他猛然抬头看向身后,自己背后空无一人只有那个属于卡卡西的椅子,转回头呆呆的看着窗外,手里的笔又开始无意识的在纸上划写着什么。


卡卡西端着一杯姜糖水走了回来,拍了拍不知道在看什么的鼬,他并不好奇为什么鼬会发呆,自从上次从南贺川回来鼬便会时不时的发呆。受到惊吓的鼬身体振了一下抬头看向卡卡西“给你,应该管用”把手中温热的糖水递给他卡卡西也开始放空自己,最近暗部不算太累,可以说太平的日子里暗部过得意外的清闲。鼬接过杯子说了句谢谢,一脸疑惑的看着手中的杯子“晚上还是挺冷的,大概是受寒了吧。喝点就好”卡卡西被面罩盖住的嘴淡淡的吐出了一句话。


“前辈怎么知道的”


“有人曾经告诉我的”无意识的话从口中滑了出来,下一秒卡卡西就后悔了,天呐他说了什么....


“……”


“啊,是富岳大人告诉我的”卡卡西摸了摸鼻尖,眼神瞥到了放在桌子上的纸,纸上胡乱写着一些字,不过最后几行意外的整齐统一,让卡卡西有些吃惊。


屋子里又恢复的安静,卡卡西回到位子上望着天花板‘他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那几行不是别的,全都是‘止水’这两个字。


鼬捧着杯子嗫了一口,温热的水流顺着喉咙流了下去暖暖的,他看着自己刚刚在纸上写的字,最后几行重复的两个字让他机智的大脑当机。


‘止水?’疑惑油然而生。


上午便把一天的工作完成,鼬决定下午出去走走。他决定去南贺川看个究竟,他不知道自己原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对儿时的记忆接近于0,父亲告诉他是因为一次重病所以失去了一些记忆,都是孩童时的回忆没什么重要的。但是昨晚的梦仿佛在提醒他,他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南贺川的河水依旧那么清透,冰凉凉的感觉让鼬感觉很舒服。他走到那座立在河岸边的无字碑旁,盯着那块小小的石碑。石碑被风雨侵蚀的不在那么圆润。他用手抚摸着那冰冷的石碑就像想要把它捂热一样。


纤长的手指抚到碑的阴面,有规则的凹陷让鼬回过神来,探过身去想要看看背后的字。身体猛然停止在那里,碑面上刻着“忆宇智波止水    鼬”看到左下角自己的名字这让鼬呆在那里,他不知道宇智波止水是谁,他不知道自己何时在这里立了这块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上午会在纸上重复的书写止水这两个字。鼬现在只觉得自己的头要裂开了,头痛让他喘不过气,眼前开始发白,然后身体便开始无力,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只知道自己落到一个有些熟悉却有陌生的怀里,那个人温柔的叫着自己的名字“小鼬。”


鼬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屋子里的陈设非常简单,一桌一椅一张床,墙上挂着一把薙刀,桌子上放着一些卷轴,他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外面已经有些暗的天空,准备和这个屋子的主人道谢然后离开。穿好鞋子再次抬头的时候一个人便出现在自己面前。‘什么时候出现的’面前人的突然出现让鼬有了警惕之心。“醒了呀?好点了么”面前的青年笑的询问的他的状况。没有查克拉的波动,没有气息,这人比我要强。鼬打量着眼前的青年,微卷的短发,一只眼睛被眼罩盖住另一只大大的眼睛看着他,一身忍者的装扮,嗯...鼻头很圆啊.....是来这里修行的么。


“好多了,多谢”鼬淡淡回答了对方的疑问。


“哈哈,那就好了,天色有些晚了,要留宿么?”面前的青年顶着一张无害的笑容关切的询问着。


“不了,刚刚打扰了”鼬绕过他走向门口,外面的天色的确暗了不少,回去要怎么和母亲解释呢...鼬有些踌躇。他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飞过了自己的头顶,抬头来看了看,一个黑色的物体划过头顶然后落在那个青年的肩膀上。那一黑一红的眼睛让鼬记忆深刻。


“这乌鸦你养的?”鼬回头询问那个青年


“对啊,我养的,为了见自己思念的人。”青年抬手摸了摸乌鸦黑色的翅“他很听话,每次都能让我看到我想见的人呢”青年的眼神有些暗淡,鼬便没有再深问。


“你的名字”在离开之前,鼬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叫我鸦就好”青年一脸微笑的回答他“天色晚了小鼬还是快点回去吧”青年催促着鼬快点回去,鼬便没有再停留,他的脑子里很乱,乱到没有注意到对方喊了自己的名字,转身离开了南贺川,没有回头。


“小鼬,能再次拥抱你,真是太好了。”身后的止水看着那个独自离开的单薄背影,他多想冲过去紧紧的抱住他不再让他离开,他多想让他永远留在自己的身边,他多想.....止水想的事太多,最后他还是叹了口气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关上了门。


那个初夏的夜晚有两个人失眠了,一个依然是鼬而另一个便是止水...


——TBC——

评论

热度(27)

  1. 若釉_カラス椒盐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