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釉_カラス

【止鼬】今夜无人入眠(三)

肆言_:

※止鼬
※若ooc.见谅


宇智波止水到底是谁。这个问题自上次从南贺川回来便一直困扰着鼬。灵敏的大脑并不能处理这个问题,鼬决定去问问暗部的前辈。


“卡卡西前辈,你有没有听说过宇智波止水。”本来应该是疑问句但从鼬的嘴里说出来却变成了陈述句。


卡卡西被鼬的这个问题问懵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鼬,按常理来说鼬是不会想起来的。宇智波一族的瞳术除非被超越才能破解啊。何况给鼬下瞳术的人是那个人呢。


卡卡西一直都记得那段日子。止水在南贺川坠崖的消息最后传遍了整个木叶,鼬接到了止水最后的遗书,自那以后鼬便开始没什么精神,他会时常去南贺川,看着那条不息的河流,抬头仰望那个悬崖,鼬亲手在那里立了一块石碑,自那以后所有空闲的日子便都在石碑的陪伴下度过。其实止水和鼬的关系卡卡西大概是知道的。原来止水会时不时的来暗部接鼬,顺手给鼬带几串他最爱的糖丸子。那段时间卡卡西觉得自己快长针眼了,好闪啊.....止水你眼睛里的温柔都快决堤了好么,还有面瘫后辈你怎么就脸红了呢???卡卡西不禁感叹年轻真好。


突然有一天,鼬像疯了一样告诉他,说他看到了止水,止水没有死。卡卡西最开始只是以为他是思念成疾,出现了幻觉,但是这件事发生了一次又一次,这样卡卡西开始在意起来。宇智波的其他族人都以为那个天才宇智波鼬疯了,有人叹息宇智波的未来大概又要黑暗些了。有些族人找到了宇智波富岳,提出来了一个建议——篡改鼬的记忆。


理由很简单,他们已经失去了宇智波止水这样的天才战斗力,他们不能再失去第二个,这对本来就少的宇智波一族而言简直是灭顶的打击。最后富岳在族人与儿子间选择了族人,毕竟他也不想看着自己的儿子就这么一直癫狂下去,毕竟他是这一族的族长。鼬本来就是个善良的孩子啊。


瞳术施下的第二天,宇智波鼬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见到族人依旧会打招呼,在暗部的任务也会非常迅速且认真的完成。但是由于止水的死,鼬的瞳力提升了不少,甚至连富岳的幻术也不能稳定的控制他,他会时常头痛并会想起原来的些许记忆,但对于宇智波一族来说这样就够了。就在所有人认为日子恢复平静的时候,止水回来了。


其实坠崖的时候止水并没有想过他能活下来。但出乎意料,他被路过的一名别国的医疗忍者救了。但由于受伤严重他暂时不能回到村子,回到鼬的身边。而且,团藏还在。他需要蓄力去反击团藏。在那个医疗忍者的照顾下,止水恢复的很好,乌鸦带来了他的另一只眼睛。最后也在医疗忍者的帮助下重新长回了自己身上。只是瞳力不如以前。


当止水拖着恢复不算完全的身体回到宇智波的时候,族人多为之欣喜。毕竟族里的战斗力回来了。所有人都为止水的回归而欣慰但止水唯独没有见到鼬,他决定去找鼬,去找那个支持他活下来的人。


到达暗部的止水先是遇到了卡卡西,卡卡西有些惊讶的和止水打了个招呼,怎么说也算是兄弟“活着回来了?不容易啊”卡卡西打趣的问止水“对啊。这不是丢了点东西么”止水摸着被眼罩遮盖下空荡荡的右眼眶笑着回答了卡卡西。“小鼬呢,怎么不见他”止水的询问让卡卡西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鼬,并不记得他啊’卡卡西不知道怎么和止水解释这件事。


“小鼬”止水温柔的唤出了他朝思暮想的名字。


“前辈这是你朋友么”鼬陌生的的看着止水,其实鼬是来找卡卡西问关于任务的事的。瞬间气氛变得异常的尴尬。


“……”卡卡西觉得所有事儿都找上自己了。


“小鼬,你不记得我了?”最后还是止水打破了尴尬,他扶着鼬的肩膀看着鼬的眼睛


“抱歉,我并不认识您”礼貌的回答着对方的问题,冰冷的不带有一起感情,眼神中不带有一点波澜。



无声的打击,给予止水重伤。


“我是止水啊小鼬!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么”止水晃动着鼬的肩膀,鼬被他说的有点不明所以


“止水.....?”鼬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的忍者,他不自觉的开始回想“头好痛....嘶”鼬抓着自己的头发慢慢瘫软在地上,他眼前闪过无数模糊的画面,他觉得自己的头要炸开了,无数的过去涌回大脑。最后留下的画面和声音是面前的男人抱着自己呼喊着自己的名字还有就是自己口中叫出的那两个字“止水....”



——TBC——


520却发刀的我....
回去码糖orz

评论

热度(21)

  1. 若釉_カラス椒盐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