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釉_カラス

年龄操作(上)

🌴本子🐳:

简介:天国苦逼的弟控与没节操的围观党


配对:鸣佐、止鼬、柱斑、带卡、扉泉、鼬佐(亲情向)、修因。


【截图苦手,只能先分开两截发出来,明天后天要考试碰不到电脑,实在不行的话周一再想办法。5.21早上补充:下半部分果然被吞了,考试后大幅修改,写成上中下吧】




首发于佐盟“2016佐助耐久”专区。




逝去的人永葆青春,看活着的人年华渐去。


一些BUG剧情需要,请不要深究。


欢脱向。


 


(一)


天国的宇智波鼬永远地停留在了21岁。


这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这里地广人稀,没有纷争和战争,还能和很多逝去的人碰个面。


当初鼬和佐助一战后,来到这里看见宇智波家族的人,回想起那血 腥的一夜,刻意避开找个有山有水有竹林的地方住下。但后来止水找到了他,并告知他所有人都过得好好的。鼬才放下心结,和族人重新联系。随着时间推移,整个人一改过去压抑的画风。


其后更是托了兜的福回到人间,在四战场所和佐助得偿所愿地秀了一把自以为是兄弟联手其实只是单方面护雏的战斗,心满意足地回到天国。


然而佐助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永远操心命的鼬发现了新的烦恼。


就在家里屋子被从天而降、衣冠不整的斑和柱间衣冠砸坏又修好后不久,鼬就发现平常坐的地方多了两只断手,一左一右,在互相较劲。鼬顺手扯开它们,发现其中一只白白胖胖的手越看越熟悉。


这他 妈 的不就是佐助的手吗!


在四战尽情释放了弟控の洪荒之力后走上了不归路的鼬一个没控制好又把整个房子都给烧毁了。


刚回来的止水看见眼前的废墟依旧笑得温柔:“要去拜托初代目大人重做一间吗?”


于是他们就敲开了住在聚集地中心说是要方便管理实际上是秀恩爱的初代目的门。


开门却是长着一头炸毛的整天扰民要初代目抹屁股却毫不自觉的某位宇智波大爷。


“是你们啊,什么事?”


鼬把前因后果说了。


“我懂你。”斑听了,沉默了一会,习惯性地想摸泉奈的毛,却想起泉奈还在宇智波的领地。


刚好经过的扉间大人表示亚历山大,只好假装什么都没听见用飞雷神遁了。


“说起来不知道背后捅 我的那个老妖婆和她儿子挂了没有。”斑想起四战很是愤慨,战力碾压大sha四方的战场玫瑰宇智波斑竟然被人阴死了,说出去实在有损颜面。


斑转身进屋把柱间抓出来,交代造屋子的事后便消失了。


“大概是想弟弟了吧……”柱间毫不在意被扔出来的窘态,正了正衣服。“不用等他了,我们走吧。”


走了没几步,柱间停了下来。


“糟糕,我忘了扉间去找泉奈了。”


 


 


(二)


斑带着六道仙人和带土回来的时候,鼬和止水的屋子已经重建好了。三个人坐在豪华屋子的大得不科学的主厅里,鸣人和佐助的两只手躺在垫子上,前面是止水今天刚切的冻西瓜。尽管止水再三保证这里没什么能伤到佐助——的手,鼬还是列着清单,要把尖锐的东西包起来,还计划给家里的地板铺上地毯,甚至还想到要帮佐助的手买手套。


斑忽略待客之道,放着另外两个不管,直接坐在柱间旁拿起西瓜啃了一口。


止水把西瓜递给六道仙人和带土。


“鼬你很想知道下面发生什么事对吧?我和贤二也是,所以就把六道带过来了。”


其他人没听懂,又吃了一口西瓜。


“阴阳遁之术可生万物。”六道仙人威严地说(只是右手的西瓜让大家有点出戏),袖子一挥,一面巨大的长型屏幕出现在众人对面的墙壁上。


带土的瓜掉了,一脸震惊:“卧槽还能这么用?!”


“贤二闭嘴。”


镜中是凌晨微光中两个躺在地上浑身破破烂烂的人,两人断手处流出的血 迹交汇在一起。


斑啃着西瓜发表评价:“鸣人这小子还醒着,真不愧是人柱力,精 力就是好。话说他们躺的地方有点眼熟。”


柱间在旁接话:“我的精 力也很好。”


斑无视了他又拿起第二块西瓜。


鼬看到鸣人侧着脸,神色全写着对昏迷不醒的佐助的担心。


鼬摸着垫子上佐助的手心在滴血,一直捧在手心的弟弟竟然受这么重的伤,还没了一只手。止水安抚性地拍了拍鼬的肩膀。


众人继续往下看,直到——


“对你来说,朋友究竟是什么?”


自家弟弟终于放下矜持打了个直球,鼬体会到了嫁弟弟的酸爽。想着既然鸣人能把佐助多年的傲娇症治好,那也就可以原谅他们打架把手都打没了的事情。甚至在考虑冬天时给天国的两只手买情侣手套。


哪里料到鸣人回了神奇的“你痛我也痛”解释。


好你个漩涡鸣人,我把弟弟托付给你,你竟然补一波朋友卡还要撩哭他?!


鼬发动了大舅子之怒,其他的吃瓜围观党纷纷识趣地离开,只有带土听见卡卡西的声音又折返了回来。


屋内止水正阻止鼬用天照烧鸣人的手。


 


 


(三)


宇智波鼬家有个能窥 探人世的巨幕电视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天国。


许多人想要求在家放一个,嫌麻烦的六道仙人一个都没答应,天国蒸发了。当人们来问鼬的时候,止水挡在前面笑着说:“大概去月球找他的弟弟了吧。”


正巧逢赌必输的柱间偷拿斑的小金库并全部输给了角都。斑想以晓的幕后BOSS身份把钱拿回来。谁料被角都一句“我已经脱离组织了,再说我只认佩恩”堵回去,只得吊打了他空手而归。斑回去又暴打了柱间一顿,得到了一丈长的保证书兼mai身契,却没发现被打趴的初代目脸上的迷の笑容。


机智如斑看着浩荡的人群抓住商机,把正在追求泉奈的扉间叫了过来充当免费劳工收门票。


“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


“泉奈是我弟弟,你是柱间弟弟。”


到了今天扉间才认识到宇智波斑的嘴炮功力何等惊人。难怪会被粉切黑的大哥当童养媳后来拐到木叶村当压寨夫人也不知道还一心要做火影还闹离家出走,面无表情地站着当收费员的扉间想。


鼬一开始是拒绝的。天国的生活毫无波澜,看着自家的宝贝弟弟可是精神寄托之一。


但后来随着鸣人邀请佐助到家里住边各种吃豆腐边狂发朋友卡、鸣人男女性追求者数量大增、佐助拒绝安装假肢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鼬的HP一路狂降到警戒线,觉得再看下去心都要千疮百孔了,只好暂时出让观看权。


就这样,鼬和止水两人的豪华“小窝”大厅白天都是来往的人。这段时间鼬探望了父母,正巧碰上四代目和他的妻子做客。


鼬把四战的事情一说,玖辛奈就哭着往美琴身上扑,不停嚷着“美琴啊当初看到婴儿佐助我就喜欢上这个孩子了当初还想定娃娃亲来着只是没机会其实性别什么的都没有问题啊毕竟我儿子追他的是全世界都知道了啊”。


水门很不好意思,富岳淡定地喝了一口茶。


果然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鼬怀着心事把止水拉回家了。


带土也是经常过来看小电视的人,不过因为白天太多人而且还有万恶的资本主义斑在收费,他基本上晚上才过来。止水和鼬想到这屋子够大,就给了他一个房间常住。


不久后鼬就后悔这个决定了。因为带土总是一整晚地盯着卡卡西看,天亮了才去补眠。整个人都憔悴得像过度灌溉的仙人掌。


鼬是怎么发现的?人总有某天夜晚是睡不着的,出去喝个水就看见自家长辈像个石雕一样蹲在大屏幕前,浑身被反射的光照得莹莹亮。


鼬拿水杯的手抖了一下,觉得只是自己眼花,回去摇醒止水,说了带土的病症。睡眼朦胧的止水撩了撩鼬的小辫子,说:“放心,没事的。”


第二天多才多艺的止水就画了个卡卡西一比一画像,往带土门口一贴,说是避邪。


 


 


(四)


等鼬心里的伤好得七七八八鼓起勇气再去看实况时,已经是佐助伤好了要离开村子的时候了。


再次看到自家弟弟鼬很是激动,只是脸瘫如他没展现出情绪。鼬牢牢盯着镜中的影像。


鸣人把护额还给佐助的时候,两人靠得这么近,脸上的笑容那么美好。


鼬下一秒以为两人就要亲上,像自来也在天国出的爱情小说一样恶俗——别误会,看书的是美琴和玖辛奈,两人时不时结伴地来鼬家里探望他与止水,和两只手玩玩剪刀石头布,所以鼬也知道些情节——用爱留下要四处奔走的佐助。


结果什么都没发生。


鼬看着转过身眼泪却滴下来的弟弟,也流泪了。鼬推开了鸣人的右手,接过佐助左手递出的纸巾。左手送完纸巾后又贴着右手躺下了。


果然小说就是小说,现实虐心多了。


 


 


(五)


之后的每天晚上,鼬看着宝贝的弟弟在五大国之间风餐露宿地搜集情报,每天都提心吊胆。幸好佐助的实力已经能吊打绝大部分忍者,倒也没遇上什么危险。只是看着曾经白白的月半助变成衣架子助,鼬还是心痛得不要不要的。


鼬的怨气的无处可发,只能去隔离家中的两只手,但成功率很低。


两个月后,木叶村要上映爱情片《The Last》的消息在天国传开——据说是某个宅男忍者在浏览某颜色书籍的时候看见了贴在书店橱窗的宣传海报——大批天国群众听说了火之国第一部以四战后题材的电影后都压抑不住内心的蠢动,眼巴巴地等上映。


门票再次水涨船高,斑让柱间搭了个简易的场所,搞了个首映拍卖会。十多次拍价后,被财大气粗的原晓组织的人出高价包场了。


出钱的人正是管理晓财政的角都。斑恨得牙痒痒的,因为包场的钱曾几何时是他的。


电影演员是自火之国挑选与四战英雄长得像的普通人,通过各种化妆技术和现场加忍术特技拍摄的。故事资金据说由火之国的某个支持鸣人雏田在一起的神秘组织提供,火之国的大名觉得这是丰富木叶精神文化的好手段快速拍板通过,自来也生前的责编提供脑洞,助井负责画分镜。


五天前班在天国的火影会议室知道以上信息后,给出了十分中肯的评价:“一听就是暴死的货。”


柱间点头赞同:“还不如拍我们的故事。”


斑一扇子拍飞了他,继续点当天的门票钱:“到现在才赚回一半的钱。”


水门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我还以为是小樱那孩子呢。她有几分玖辛奈的影子。”


三代目火影倒觉得日向是木叶的第一大族,雏田和鸣人在一起十分合适。


二代目扉间短评:“有利于村子稳定。”


斑冷笑:“宇智波灭门前才是木叶的第一名门望族。”


 


 


(六)


时间很快就溜走了。扉间上次失言被斑记恨了一段时间,最后还是泉奈卖个了萌(实际上就是一句“尼桑,别为这种人气着自己”,扉间:EXM?)才解决。


《The Last》首映会的气氛异常尴尬,一群大男人坐在大厅被一堆零食环绕,看又有爱情又有动作的片。


电影的开场就蜜汁篡改记忆。


年幼的“小鸣人”竟然曾经英勇地救了被欺负的“小雏田”,“小雏田”因此展开一段长期的暗恋。


鼬曾经见过小时候的鸣人好几次。那时候的他穷得响叮当,在电影里竟然穿着毫不逊色于木叶日向家大小姐的衣服。


其后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反派跑出来抢“雏田”。


在鼬的印象中,整天被各 种 男 人抢来抢去的人只有佐助。虽然是事实,但说出来总觉得歧义很大,鼬明智地保持沉默。


蝎冷静地说:“木叶的编剧脑洞大如斗。”


干柿鬼鲛问:“鼬你的弟弟什么时候出场?”


带土只会瞎嚷嚷:“我的卡卡西呢?”


但在斑看来最尴尬的还是战斗力只有五的“雏田”,这几分还是看在她织围巾的技术上加的,毕竟自家的小祖宗佐助完全没展现过这方面的才华。但转念一想,武力值才是王道。于是就越发鄙视电影里“雏田”的设定。


“要是我和柱间,这反派活不过三分钟。”


“没错。”


终于在看到剧中“鸣人”和“雏田”在朦胧的月光下亲 嘴时,一直没什么表情的长门开口了。


“我以为这是说鸣人和佐助的电影?毕竟当时他嘴遁我的时候表示理解我打伤雏田,还强行科普他和佐助的故事。”


小南也在一旁点头:“当时我还在想谁是佐助。后来也在想这件事。结果到今天我也没搞懂鸣人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迪达拉:“还能是什么关系?木叶难道不是盛产基佬吗?还记得第一次看见鸣人,他就嚷‘把我爱罗还给我’,四战时才发现佐助是正宫。”


……


电影结束了,纵观全剧“佐助”才冒了一个泡。虽然只是一个泡,斑还是感觉到了宇智波的颜值明显拯救了这部电影,从负分转向零分。如果用上佐助本人,大概可以拿个8分。顺带一提,电影满分是10分。


再看镜中的现实世界,电影院的观众陆续散场了。


但天国观众的讨论依旧火热。


飞段:“这种篡改女主戏份的电影虐得好爽。”


斑和鼬冷酷的视线横扫过去:“你说谁女主?”


飞段一脸陶醉:“啊被这种眼神蔑视也好爽。”


柱间忙不迭地顺毛:“斑斑说得对,宇智波家都是上面的。”


角都:“我假装不知道有种姿势叫骑 乘。”


柱间不愧是曾经睥睨众生的忍者之神,说时迟那时快就结好印用木遁把两个人隔开,并把角都裹成一个球扔去遥远的彼方。


鼬不想打架也没心情讨论剧情,把意犹未尽的观众们都赶了出去。


 


 


(六)


事实证明,人一旦八卦起来,什么都阻止不了。


晓组织看了电影后的第三天中午,鼬和止水就发现一本名为名为《自来也忍法帐豪杰传》的小说卖遍大街小巷,还有对其他四大国传播的趋势。


鼬盯着地摊上那个莫名熟悉的你追我赶的封面人物良久,久到止水掏钱准备把书买下来。


鼬才反应过来,按住止水掏钱的手,回家了。


没想到一打开门就看见带土捧着《自来也忍法帐豪杰传》看得津津有味。


“你们回来了?”


“嗯。”


带土放下书,深吸一口气,久违地摆出一副严肃的脸:“我有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


鼬只是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表示。


“佐助的初吻对象是鸣人吗?”


 


 


(七)


斑把一本《自来也忍法帐豪杰传》拍到桌子上,对面的柱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晓组织这群吃里扒外的家伙竟然敢断我财路?电影才放了三天,就找自来也出了本小说。”


柱间谨慎地选择着词语:“这说不定是一种联动,能够促进电影门票的销售。”


斑勾起冷艳高贵的笑容:“说得跟真的一样。我要把他们打得半身不遂。”说着就撂袖子要去单挑整个晓组织。


柱间使出抱腰杀,把斑往回拖。


“这个真和他们没关系。昨晚自来也是托长门带了只青蛙进来的,他印书的纸也是小南师徒情提供的。”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柱间哽住了。


要问为什么,因为负责装订的人就是他。当时想着小事一桩,报酬也没拿,只是要名作家自来也卖个人情,以后给他和斑写个自传式小说。


为了给小说镀金顺便鸣谢初代目的义务劳动,自来也在扉页就加上了“年度泣血大作,千里追妻意欲何为?纠缠三生三世的禁断之恋!独家揭露的四战英雄鸣人与叛忍佐助的爱恨情仇!忍者之神千手柱间绝赞好评,倾情推荐!”


但纸总是包不住火的。


睿智如斑在《自来也忍法帐豪杰传》刚火起来就买了本回来看,没想到一打开就看见不想看的东西。往后跳到结局,发现自家小祖宗是个被一压再压的主,气得毛更炸了。于是设计了个小剧场试探一番,没想到柱间不打自招了。


“千手柱间,去 你 妈 的倾情推荐,受死吧!”


 


 


(八)


鼬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有那么多人追着问自家佐助,说了一万遍无可奉告,那群智障还是天天来烦。


随着《自来也忍法帐豪杰传》的热卖,鸣人千里追佐助的那点破事传遍了天国。隔三差五就有人趴在窗边大喊,鸣人真的为了佐助下跪挨打过呼吸吗我的妈呀好心疼这对苦命鸳鸯缺结婚钱吗我出!


更有甚者开始制作鸣佐的小物品寄到鼬的家,一开始的画像、十字绣、围巾、小公仔甚至情侣杯等等都还能接受。


某天鼬回家看到佐助和鸣人的手在搬一个箱子。鼬拿起来,用苦无撬开,满满一箱各种口味的R H J和B Y T,附带一本涨姿势手册。


鼬直接给烧了。


扉间和泉奈好上以后,也来鼬家里做客过几次。扉间表面认真寒暄,实际上就盯着在打闹的两只断手。虽然一副很想刨根问底的模样,扉间还是保住了人物设定,没问什么令人尴尬的问题。泉奈则是拿润肤霜给佐助的手按 摩,美其名为斑说了就算只有一只手宇智波也要比其他人出众,还用记号笔给鸣人的手画了个花脸。


鼬深以为然,把记号笔借走了。


更心塞的是,带土看完小说后就把它给了鸣人的手。鸣人的手特喜欢翻这本书,佐助的手虽然没翻,但也站在旁边没挪位置。当鼬想扔的时候,两只手还死死抓着不放。


鼬只好带着两只手和书去找富岳和美琴。


怎料到看见自家的妈妈、鸣人的父母都在看这本书,还在上面标重点讨论。


“佐助真是个好孩子。”玖辛奈放下书感慨地说。“不仅自己成绩好,见我儿子学得差还会替他着急。鸣人这臭小子榆木脑袋不开窍。”


美琴抹了抹眼泪:“鼬你带佐助的手来了吗?让我摸一下,这孩子这些年受苦了。”


鼬转身就走。


 


 


(九)


鼬找到万恶之源自来也,两人在偏僻的地方大战了几百个回合,周边的地形都改了。


自来也被鼬的强大弟控力感动,表示暂时不再印刷新的《自来也忍法帐豪杰传》,毕竟来点饥饿营销也是极好的。


好像哪里不对。


但这无法阻止天国的忍者与各路普通民众发掘新的娱乐方式——看完电影《The Last》再看《自来也忍法帐豪杰传》——许多人都沉浸在这种酸爽感中无法自拔。


鼬忍无可忍,不再让任何人踏足自家的房子。


斑出于意料地爽快:“行,老子现在比以前还有钱。”后又扯出意味不明的阴森微笑,“看我不弄死这群说‘宇智波总受’的杂碎。”


几天后天带土吹着口哨得意洋洋地回来:“你们知道天国多了个组合名“宇智波五件套”吗?顺便我和止水是攻。”说完就坐下来换频道继续“视 jian”现实中正在批改文件的某白毛六代目。


正在做菜的止水回头见鼬的脸都黑了,就主动请缨把六道仙人找回来。


 


 


(十)


某天,灯火阑珊的街头,淡红色的夜空预兆着明天要下大雨。


战场玫瑰宇智波斑实力演绎教做人。据说有幸围观的吃瓜路人都看见了一群人被打得上天还直呼过瘾的情景。


斑还是低估了某些人的受 虐程度。此后不久就出现了“跪 舔斑女王”的地下组织,人多势众。组织与支持柱斑的群众一拍即合挞出爱の火花,出了多本高质量的 X X O O 合集。


柱间表面严厉打击,下了一旦收缴就毁掉的命令,实际上悄悄地收藏了一堆本子,美其名曰观赏用、收藏用和实际用。


至于以后被斑发现并被单方面暴打就是很久以后的事了,此处不提。


 





评论

热度(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