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釉_カラス

【火影腐向同人】木叶报社团12

放荡不羁的李子树:

113
鸣人: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夜夜思君不见君……是什么意思啊我说,汉文好难哦
我爱罗:就是你师从自来也大人,佐助君师从大蛇丸大人,你天天念叨佐助君思念佐助君,但就是见不到佐助君的意思。
鸣人:(。ò ∀ ó。)原来如此


止水:言简意赅
鼬:生动形象
斑斑:感情真挚
泉奈:动人肺腑
带土:我给满分


斑斑:贤二你可以滚了
带土:这个说我贤二的世界是虚假的,我要报社!
佐助:闭嘴吧你个智障,卡卡西都比你强
斑斑:还是拿卡卡西替换他好了
带土:但我也是宇智波的一员啊!这次宇智波全体出门也是我跟来啊!
佐助:那是因为他要留守宇智波大宅,而你是当信使把报纸拿回去的
带土:……我、要、报、社!
【木叶日报:砂隐村村民十分友善,就是对在白天狂奔卖蠢晚上狼嚎耍宝的面具男十分嫌弃。】
114
  在砂忍众的强烈恳求下,我爱罗开着绝对防御护着自己和村子拿沙子捧着宇智波一众并把他们送出村


砂忍A:我的妈啊宇智波祖宗们终于走了
砂忍B:那面具男真的是四战boss吗,这选的boss也太随便了


斑斑:怪我咯
泉奈:唔,眼睛好难受
斑斑:泉奈乖,等会就出沙漠了,再忍耐一点
泉奈:嗯!
佐助:下一站去水之国雾隐村好了
鸣人:好的我说!去看看长门他们的老家我说!
鼬:鸣人的朋友真多啊
佐助:呵呵
止水:但是小叔叔还没跟上来啊
鸣人:啊对,说起来带土叔叔呢?
佐助:他带着报纸回木叶了
鸣人:瞬身真方便我说,但是止水叔叔和佐助君也会瞬身啊,为什么每次都要带土叔叔去呢
斑斑:不然养他干嘛
佐助:是时候让他发挥光和热了
止水:其实是你们也要让木叶群众受小叔叔的荼毒吧……
鼬:去木叶发挥光和热也是可以的
佐助:肥水不流外人田,贤二不给外国嫌


115
带土:呵,卡卡西你真行啊,我才回来看一眼你就和其他男人好上了?
卡卡西:我没有啊
带土:那个长得和竹竿一样的家伙就在那儿杵着还说没有,我现在感觉我头上比他还绿
卡卡西:没有,你头上黑得很
带土:哼,愚蠢的赝品……
凯:卡卡西!来燃烧青春吧!
卡卡西:又来……好好好……
带土:你敢,当我死的啊!


鹿丸:(捂脸)
扉间:快点工作吧,今天不要指望卡卡西有空了


116
凯:哦哦哦带土也回来了!一起燃烧青春吧!
带土:我和你很熟嘛?
凯:哟西,这次换你和我比赛好了!
带土:不要擅自做决定啊!
卡卡西:嘛,凯,别勉强带土,还是我来……
带土:不,卡卡西你是在小瞧我吗,看我把这个西瓜皮比下去!
凯:哟西带土,真是热血青春啊!卡卡西你有个很好的家伙嘛!
带土:我真没看出来咱这把年纪了哪儿还有热血青春,以及把你的爪子从卡卡西肩膀上拿下来!
凯:那么我们就先比一场,然后我再和卡卡西一决胜负
带土:慢着,既然要比赛总要拿点儿好玩的才行


117
带土:输的人不许再缠着卡卡西!
卡卡西:带土……
带土:卡卡西别拦我,这是男人之间的战斗,而且我一定不会输!
卡卡西:不,我是说……
凯:好意志好意志啊带土!为了挚友挥洒满腔热血啊!
李:凯老师!这就是青春啊!


带土:……我觉得不是很能明白他们俩的脑回路


凯:带土,我们比谁先倒立跑完村子五十圈!
带土:有点二,很适合你莫名其妙的青春,不过还在我的接受范围……
凯:然后喝完一大桶盐水!
带土:?!!!


扉间: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啊
樱:那天贤二甜党终于想起了盐水的恐怖
卡卡西:嘛,我就是想说,凯比赛的内容很奇怪,你不要先夸下海口啊
带土:可恶!这个虚假的世界!


118
【刚刚被秽土转生的泉奈还是死前十五六岁的样子,矮矮的个头和白白净净的娃娃脸十分受村里人的喜爱,而他也带着孩童般的天真烂漫,尽管有着残酷的过去但仍对这个新世界充满热情。
  他的哥哥宇智波斑十分宠他,他也同样喜欢他的哥哥,所以在初代目大人柱间来找他们的时候总是不开心,有时候还会拿手里剑丢过去,但被斑呵斥了。泉奈撅着嘴赌气地跑出去,结果撞见了来找哥哥的二代目扉间。
  泉奈对这个人异样地眼熟,同时二代目看见泉奈同样也是眼神复杂和诡异,回过神后泉奈已经想起了什么像见了狼的兔子般转身就往回跑,躲在了赶过来的斑的身后。
  “再敢动泉奈我就杀了你。”宇智波老祖宗一脸凶神恶煞。
  但扉间的注意一直都放在他身后的泉奈身上,一双细长的玉臂拦腰抱着自家强大的哥哥,从紫色袍子后探出来的包子脸天真却妩媚,黑葡萄似的眸子紧紧地盯着扉间看。
  扉间突然觉得……………
  摘自木叶村心sai大大的新本】


止水:最近的本子越来越能出了
鸣人:就是啊我说,和本人一点都不像嘛
佐助:斑本人应该是直接炎龙放歌烧了二代目的毛领
泉奈:最后一点被水模糊了看不清啊啊啊啊
斑斑:乖,回去去木叶让你看个够
泉奈:谢谢哥哥,但是我现在很想知道那个白毛混蛋在想什么啊啊啊
鼬:小祖宗原来在意的是二代目的反应吗?
止水:小鼬你为什么一脸恍然大悟……
鸣人:对啊,这不一直都是很明显的事情吗我说?


119
  “带土,你还好吗?”
  四战著名大boss躺在木叶村口,挺着灌了一大桶运动盐水的肚子躺在地上生死不明。
  卡卡西笑了,四战boss死于盐水的新闻头条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而且就算是他六代目火影也没办法说服村里高管把被盐水喝死的人名字刻在慰灵碑上。
  凯打着咸嗝先从地上趴了起来,一边嚷嚷着“卡卡西,带土真是热血青春啊巴拉巴拉”一边习惯性抬起手就要搭在卡卡西肩膀上。卡卡西不留痕迹地错身让开了。
  “住手……”还躺在地上的带土动了动他快麻木了的舌头,“不许碰笨卡卡——”
  粗神经的凯这才想起来输的人要离开卡卡西。他虽然不知道带土为什么要下这个奇怪的约定不过还是开心地接受了。
  “哟西,那今天我就不再和卡卡西比较了,带土你慢慢休息,我要去完成自我惩罚了!”
  “哼谁需要休息……等等今天??我是说以后都是啊喂!”
  带土一脸懵比,麻麻这个绿皮怪不听人说话,但是木叶的猛兽已经跑远了。
  “嘛,嘛。”和事佬卡卡西蹲在带土身边戳戳他。
  “卡卡西你又帮他说话!”
  “……我说什么了?”


120
柱间:小带土,帮我个忙(。ò ∀ ó。)
带土:_(:з」∠)_说吧,老祖宗他相好,你想干嘛
柱间:把我送去斑斑那边(。ò ∀ ó。)
带土:带一个人的话应该不是很大问题
柱间:好,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带土:先把报纸出了吧,再带点东西。小祖宗的眼睛受不了老祖宗要我帮他带……
扉间:你说什么?泉奈眼睛怎么了?
带土:砂隐村在沙漠,眼睛难受很正常啊
柱间:扉间你也要去嘛?
带土:带两个人很麻烦啊……哎人呢?
卡卡西:二代目大人自己就会飞雷神啊
带土:哦对,木叶最快♂的火影大人


【木叶日报:二代目大人凭空消失,单身一辈子的原因竟是某方面太快了?】

基佬一家亲【4】

扉の空:

虽然晚了点,大家新年快乐!
----------------------

16
关于冰桶挑战
柱间:扉间!我们要玩冰桶挑战!快用水遁!
扉间:卧槽我的水遁都要被你们玩坏了好吗!
止水:二代大人不要那么小气对吧~
扉间:不,我拒绝

泉奈:千手混蛋,快用水遁!
扉间:……(动摇)
泉奈:(卖萌)扉间~我也要玩嘛~
扉间:……(大动摇)
泉奈:嘤嘤嘤,我要去找尼桑!
扉间:好好好依你吧依你吧

止水:泉奈祖宗干得漂亮啊…
鼬:果然二代大人还是听泉奈祖宗的话…
鼬:本来我还想让止水用别天神呢…
止水:小鼬你…

17
一桶水倒下来…
鸣人:哇哇哇哇哇!卧槽好冷啊我说!
佐助:大白痴,这点就不行了…阿嚏!
小樱:你们这群辣鸡,老娘我就没事
卡卡西:为什么我的学生女生都比男生强壮…

鼬:啧,你们看别人老祖宗们多淡定

一旁
(柱间围着浴巾,一身小麦色肌肉显得格外显眼;斑身着浴袍,胸前露出一大片,白皙的皮肤和俊美的脸庞格外妖娆)
扉间用水遁装满了一桶水,泉奈兴致勃勃地把这桶水从斑头上淋下去…斑的浴袍湿了…浴袍紧贴着肌肤,一旁的柱间鼻血流了一地…
扉间表示他要捉弄大哥一下…
扉间用飞雷神从宇智波大宅搬来一个垃圾桶,从自家大哥头上倒下去…

柱间:啊卧槽这是什么东西啊好臭!卧槽是垃圾!!

止水:阿拉初代大人~
鼬:真是万人嫌呐~

柱间:ヽ(;▽;)ノ我就那么招人嫌吗…(种蘑菇)

小辈们都不禁笑起来,连平时面无表情的扉间脸上也隐隐约约流露出一种罕见的笑意

柱间:为什么我一被整大家都笑了ヽ(;▽;)ノ

18
宇智波动物
场景1
鸣人带着一只深蓝色小猫逛街,小猫名叫佐助,宇智波科傲娇种,无论鸣人怎么哄,都依然扭着头自顾自地走…
场景2
卡卡西牵着一只黑色的狗打扫房间,这狗名叫带土,宇智波科妻奴种,典型怕老婆类型,非常顺从
场景3
可怜的柱间被宠物斑压在身下,斑一脸悠闲地睡着,斑是宇智波科的新品种(作者也才发现他),脾气暴躁易怒,有时也人妻(?)
场景4
两只兔子腻歪在一起,没错,他们就是止水和鼬。这两只是作者发现的唯一两只非典型宇智波,大概是温柔种,不与其他宇智波科动物进行互动

19
最喜欢吃的
佐助:番茄
鸣人:拉面的说
卡卡西:味增茄子
带土:红豆糕
鼬、止水:三色丸子
柱间:蘑菇~
斑:豆皮寿司
扉间:没什么喜欢吃的…
泉奈:甜的就可以了

樱:除了佐助宇智波都是甜党啊…
佐井:总感觉初代大人的画风格外瞩目啊…那个波浪线…

20
作者:(推眼镜)快要过年了,让我们来看看各位在准备什么

宇智波大宅
作者:请问鼬桑在做什么呢
鼬:啊,我准备做番茄牛腩给佐助
作者:番茄炒西红柿多好…
鼬:你。刚。刚。在。说。什。么?
作者:没没没…

作者:止水桑在做什么呢?
止水:小鼬让我去买三色丸子呢我先走了
作者:再见~(真幸福呢)

作者:柱间桑和斑桑在做什么呢?
…………(沉默)…………(肉体撞击的声音)
作者:(鼻血)这里…这里可以…出…出本子…(倒地)
(扉间:泉奈,上!烧!)

宇智波大宅隐蔽处
作者:扉间桑和泉奈桑在这里躲着干什么呢?
扉间、泉奈:(指柱间和斑)看那,找时机烧
作者:(意味深长地)噢…

作者:卡卡西桑和贤二桑在干嘛呢?
(带土:谁是贤二了!)
卡卡西:过年了,大扫除啊
作者:哦!真是爱干净呢!(想起自己的房间…)

作者:佐助君和鸣人君在干嘛呢?
作者:…………(看着眼前的修罗场)
(佐助:我爱罗去死!
我爱罗:我来找鸣人又不是找你!
鸣人:你们两个别打了啊我说!木叶要毁了啊我说!作者救我啊!)
作者:看起来这里很危险啊,我们这次采访就到这里吧,再见!(擦冷汗)
(鸣人:别走啊,快来帮我!)

love you like the movies

牙有点疼'''''

格纹被罩。:

来自于乔妹 @一只乔 给的小甜曲。


依旧难吃。嗯。






止鼬,大学生设定


止水,学校街舞社社长,三年级。


鼬,晓话剧社成员,二年级。


 


BGM点这里。


 


 


 


这天周五,下午是社团活动的时间,止水在社团的街舞指导结束之后,看了眼手表,才三点,鼬正好是三点到五点的话剧社团活动,还早,于是先换下了汗湿的衣服,然后去了浴室。


止水一边淋浴,一边想着中午听周围同学说的事。


今天班级里的女生都拿着礼物盒,止水好奇问了一下才知道今天是五月二十号恋人日,恋人们约会互送礼物,有喜欢的对象的也会选择在这天告白。礼物盒就是准备送给自己的恋人或者心仪对象的。


【礼物。。。送什么好呢?】止水想着,突然想起了那个每天都放在书包里不敢送出去的盒子,既然今天的日子这么特别,那么。。。送出去好了。


从浴室里出来,换了一身衣服,止水想了想,还是把盒子放在了口袋里,然后往鼬社团活动的教室走去。


 


【当——当——当——】


来开门的正是自己的恋人。社团的其他人看到止水都打了声招呼。


“打扰啦,”止水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来接小鼬。”


“嗯,社团今天没什么事,你们先走吧。”弥彦对两人说。


“没关系,我再做下值日。止水,你稍等我一下。”鼬把书包装好,说着要拿起扫帚。


“不用了,我来就好。鼬,今天是五月二十号啊,快去约会吧。”小南笑着从鼬手里接过扫帚,冲止水眨了眨眼。


鼬一头雾水:五月二十号?怎么了么?


没等鼬想明白,止水就接过鼬的书包,对小南留下句“谢谢”,把还在思考中的鼬拉走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止水?”鼬明显还没意识到今天是个什么特别的日子,只以为是个普通的周五。止水也没打算和鼬解释,“没什么啦。”这样说着,就领着鼬走出学校。


 


“小鼬今晚有事吗?”


“没什么事。今天要约会吗?”


“哈哈,我是这么想的啦,不过你也没什么事情,太好啦。小鼬饿吗,要不先去吃点东西?”


“不太饿,就是有点想吃。。。”


“团子?”没等鼬说完,止水就已经猜到鼬想吃什么了。从小到大,鼬的口味就没变过。鼬喜欢吃甜食,尤其是三色团子,每次鼬想吃,止水都会买上一大盒子给鼬带回来。


鼬有些不好意思,止水看着他有些害羞的表情,笑着摸了一下鼬的辫子:“走吧,去甘栗甘。”


“嗯。”牵上止水的右手,两人往甘栗甘走去。


 


路上,鼬问止水:“一会去看电影怎么样?”


“好呀,小鼬想看什么?”


“止水有想看的吗?”


“有呀。”


“什么?”


止水吻了一下鼬的脸:“想看你。”


鼬的脸一下子红得像个苹果,止水看他这副模样,不忍再逗他:“哈哈哈,小鼬选吧,你陪着我,我看什么都可以。”


“嗯。。。那就经常看的那个。”


“又是那个浪漫喜剧?已经看了18次了哦,小鼬还想看吗?”


“嗯。我挺喜欢的。而且这次的演出应该可以借鉴一下。”


“好,都听小鼬的。”


说着,两人已经走到了店里。点了一盒团子,又买了两杯茶,鼬说不如看电影时候吃,止水觉得也好,于是拎着袋子去了经常去的那家影院。


 


影院老板和两个人很熟了,这个影院不大,来的人也不多,有一个厅专门放老影片。因为两个人经常光顾,所以老板每个月都会放一次鼬喜欢看的那部电影。拿了票,两人就进了影厅。


今天电影院只有止水和鼬两个人,随便挑了个座位,就开始看电影。鼬非常喜欢,止水却没有那么感兴趣。比起来,还是鼬更好看。放到一半,止水实在是觉得无趣,便开始盯着鼬看了起来。


头发。两人同为宇智波家族的人,却都没有宇智波家的那头标志性的炸毛,两个人一个是自来卷,一个是垂顺的中长发。鼬的头发摸上去手感很好,止水特别喜欢鼬把它们扎起来的样子,鼬的一手拇指和食指撑着皮筋,剩下的三根手指将它们笼住,另一只手灵巧地将皮筋套上,然后再绕上两圈。止水总是喜欢撩弄那条细长的小辫子,每当这时,鼬就会有些无奈地看着止水,可怜又可爱的小模样挠得止水心里痒痒的。


眼睛。宇智波家族的一部分人,根据个体的不同,瞳色在不同情绪的时候会变成红色,而这部分人中的极少数还会形成与众不同的纹样。鼬的瞳色变化只有止水才能看到:只有在勾起情欲的时候,鼬的双眸才会染上红色。两个人的情事里,鼬在高潮时双眼形成特别的图案,更是让止水沉迷不已。而且鼬的睫毛特别长,晶莹的泪珠挂在上面,只会更加刺激止水,一个不小心就会提早缴枪。


鼻子。止水最喜欢这鼻子。止水是家族里罕见的团子鼻,尽管丝毫不影响容貌的俊俏,但是止水仍然对鼬这样美丽的尖鼻头有着执念。每次拿回甜食的时候,可爱的鼻翼小小地翕动,轻轻地嗅着,仿佛一只等着主人喂食的猫。


嘴巴。。。


还没等止水对这漂亮的双唇胡思乱想,鼬已经转过头来看向了止水。即使放映厅里很暗,止水还是借着屏幕上投射的微弱光线看见了那张小脸已经红扑扑的了。


“止水,不要总看着我啦。我。。。我会害羞的啊。。。”


“哈哈好好好,不看你就是了,但是好歹给我些什么嘛。”


看见鼬疑惑的样子,止水轻轻点了点唇,鼬的脸更红了,不过还是飞快的啄了那双薄唇一下,然后又迅速地咬了一颗丸子,红着脸盯着屏幕继续看电影了。止水得到了想要的,便让鼬解脱了被热情注视的煎熬,也把视线放在了屏幕上。


电影正演到男主角对女主角告白:“Baby,you complete me.”鼬在一旁看得十分专注。鼬说过他最喜欢这一幕,台词虽然肉麻了点,但是意义却很美。遇到与自己身心契合的另一半,生命才变得完整。


就在止水觉得有些困意的时候,电影终于结束了。两个人牵着手从放映厅走出来,和老板道了别,出了影院。


看完了电影,已经九点多了。止水问鼬还想不想去哪里,鼬说有些晚了,但是现在的温度还好,不如走回家。止水说好,两个人就这样一边聊着天,一边压马路。


 


路过一家店,里面传出了「love you like the movies」的旋律。止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鼬说“等一下”,鼬看着止水拉开了一小段距离,配合着音乐跳起了舞来。


【The kind of love they write about


他们所描绘的爱情


isthe kind of love that I’m starting to feel


正是我所感受到的爱情


soI grab your hand


所以我会牵起你的手


askyou to dance


邀请你共舞】


止水的舞在这里结束,他一手背后,一手向前伸向鼬,做了个邀请的姿势,然而手上却拿着一个漂亮的小盒子。


“这是。。。?给我的吗?”


“嗯,可以赏脸收下吗?”


鼬有些颤抖,他接过那个精致的小盒子,轻轻打开,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漂亮的戒指。


“止水。。。”


“鼬,我爱你,你可以与我共度一生吗?虽然说这话有些早,但是,鼬,我确实是深爱着你的。我永远不会背叛你。”


鼬看着止水泛着微红的双眼,眸子因为饱含深情而无比澄澈,而且因为紧张,那两颗瞳仁也在轻轻地颤抖。他想,或许这是最美好的瞬间了吧。


“嗯。。。我愿意。”鼬温柔地回应。


心意被接受的止水开心地差点流下泪来,他把戒指轻轻地给鼬戴上,然后把鼬紧紧地搂在了怀中。


“鼬,謝謝你。我爱你。”


“我也是,止水。我爱你。”


 


尽管鼬到最后也完全不知道五月二十号到底哪里特别,不过那天晚上之后,五月二十号,或许是个浪漫的日子吧。



花藥。:

難道這次我抱緊你未必落空。

韩文锦2:

紧赶慢赶!
狂草了已经!
讲不好故事将就着看吧啊啊啊我上课要迟到了我先跑啦!



【人鱼1】http://hanwenjin2.lofter.com/post/1df006ee_b08381a


🌞🌞漆零🇨🇳:

2016.04.12.(小哥哥们)


哔哔哔来开个车
随便背回去的人是要负责的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男人那就背回自己家吧#
#柱子永远不知道当年他哥都去干了啥#

麦辣鸡腿堡加辣:

“知道你很累了,好好休息吧”

我终于还是画了止鼬,错过520还有521是吧

基佬一家亲【9】

扉の空:

41
柱间:唔…最近莫名精神不振…
扉间:噫,大哥你不会是肾虚吧?
泉奈:做多了伤身啊!
鸣人:初代大叔是老了么?明明以前肾功能那么发达的我说!
佐助:笨,明显就是做多了

斑:喂!你们聊柱间为什么要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我!

柱间:其实我只是没睡好为什么你们都…哭唧唧…

众人:谁叫你不说清楚

止水:你们看我和小鼬平时多么和谐~
鼬:所以止水多健康

佐助:但你们牙齿不好
泉奈:但你们牙齿不好
带土:但你们牙齿不好
斑:但你们牙齿不好

鸣人:三色丸子吃多了吧我说

42
鸣人:哇!鼬哥小时候真的好萌!
佐助:看到了吧,哼「傲娇脸」
止水:佐助君你那兄控脸很明显呐…
卡卡西:说真的,鼬小时候特别萌…

鼬「碎碎念」:连卡卡西桑都说我小时候萌了呢
止水:小鼬你别忘了你还有我啊「哭」

带土「护住卡卡西」:我家卡卡西可是你能碰的!
卡卡西:宇智波带土啊,你干嘛呢「黑线」
带土:没没没!卡卡西别打了!

43
佐助:鸣人我请你去吃冰淇淋吧
鸣人:佐助你终于…555~我太感动了!
佐助:少说废话,哼

鸣人「舔冰淇淋」:佐助你为什么突然想起请我吃冰淇淋了?
佐助:没什么,只不过…
鸣人:?
佐助:你知道狗是怎么吃冰淇淋的吗?
鸣人:怎么吃的?
佐助:舔着吃的「笑」
鸣人:佐助你怎么知道?
佐助:看见的「鬼畜笑」
鸣人:!!佐助!!有你这样的吗!「老脸一红」
佐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鼬:嗯,是个好方法,我得拿去逗逗止水…
止水:小鼬你…「哭唧唧」

斑:嗯…不愧是我们一族的后代,如此机智

44
带土:人生看似悠悠数万日,遥遥无尽期,但再看看,不过是弹指一瞬间…哎…人生苦短啊…
卡卡西:抽啥风呢,让你去买条秋刀鱼逼逼啥呢
斑:啧啧啧,你慢慢装
佐助:本来就是贤二,何必如此作?
鼬(嚼三色丸子):论贤二突然文艺是什么感觉
止水:真的快够了带土桑,我们受不了贤二的所作所为…

鸣人:哦哦哦!好文艺!带土叔教我怎么说啊我说!!

斑:我们之中出现了一个叛徒
卡卡西:我们之中出现了一个叛徒
鼬:我们之中出现了一个叛徒
佐助:我们之中出现了一个叛徒
止水:我们之中出现了一个叛徒

鸣人:诶?你们怎么都看着我?

45
玖辛奈:大家好!欢迎来到木叶历史大讲堂!今天我们来说说查克拉之祖-大筒木辉夜吧!
玖辛奈:辉夜是在一个夜晚随着神树降临到了人间,被祖之国的君主娶为媳妇,并怀上了孩子。后来因为杀死了彼之国的士兵被丈夫追杀…走投无路吃下了神树的禁忌之果,施放了无限月读…最后诞下两子,又被自己的儿子封印…
玖辛奈:总而言之,辉夜是个凄凉的角色呢…
水门:但是她毕竟把那么多人变成了白绝,也是罪有应得
鸣人:嗯,但是辉夜真的特别强大
佐助:回想起来那时和辉夜对打还真是提心吊胆啊…
水门:你们真的很棒了,居然把辉夜再次封印
卡卡西:毕竟主角光环起了很大作用
鼬:主角光环才是最强大的,坚不可摧的东西啊…




----------


今天521嘛


拖了好久还是来更一章。。


下一章完结,没脑洞了。。

年龄操作(上)

🌴本子🐳:

简介:天国苦逼的弟控与没节操的围观党


配对:鸣佐、止鼬、柱斑、带卡、扉泉、鼬佐(亲情向)、修因。


【截图苦手,只能先分开两截发出来,明天后天要考试碰不到电脑,实在不行的话周一再想办法。5.21早上补充:下半部分果然被吞了,考试后大幅修改,写成上中下吧】




首发于佐盟“2016佐助耐久”专区。




逝去的人永葆青春,看活着的人年华渐去。


一些BUG剧情需要,请不要深究。


欢脱向。


 


(一)


天国的宇智波鼬永远地停留在了21岁。


这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这里地广人稀,没有纷争和战争,还能和很多逝去的人碰个面。


当初鼬和佐助一战后,来到这里看见宇智波家族的人,回想起那血 腥的一夜,刻意避开找个有山有水有竹林的地方住下。但后来止水找到了他,并告知他所有人都过得好好的。鼬才放下心结,和族人重新联系。随着时间推移,整个人一改过去压抑的画风。


其后更是托了兜的福回到人间,在四战场所和佐助得偿所愿地秀了一把自以为是兄弟联手其实只是单方面护雏的战斗,心满意足地回到天国。


然而佐助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永远操心命的鼬发现了新的烦恼。


就在家里屋子被从天而降、衣冠不整的斑和柱间衣冠砸坏又修好后不久,鼬就发现平常坐的地方多了两只断手,一左一右,在互相较劲。鼬顺手扯开它们,发现其中一只白白胖胖的手越看越熟悉。


这他 妈 的不就是佐助的手吗!


在四战尽情释放了弟控の洪荒之力后走上了不归路的鼬一个没控制好又把整个房子都给烧毁了。


刚回来的止水看见眼前的废墟依旧笑得温柔:“要去拜托初代目大人重做一间吗?”


于是他们就敲开了住在聚集地中心说是要方便管理实际上是秀恩爱的初代目的门。


开门却是长着一头炸毛的整天扰民要初代目抹屁股却毫不自觉的某位宇智波大爷。


“是你们啊,什么事?”


鼬把前因后果说了。


“我懂你。”斑听了,沉默了一会,习惯性地想摸泉奈的毛,却想起泉奈还在宇智波的领地。


刚好经过的扉间大人表示亚历山大,只好假装什么都没听见用飞雷神遁了。


“说起来不知道背后捅 我的那个老妖婆和她儿子挂了没有。”斑想起四战很是愤慨,战力碾压大sha四方的战场玫瑰宇智波斑竟然被人阴死了,说出去实在有损颜面。


斑转身进屋把柱间抓出来,交代造屋子的事后便消失了。


“大概是想弟弟了吧……”柱间毫不在意被扔出来的窘态,正了正衣服。“不用等他了,我们走吧。”


走了没几步,柱间停了下来。


“糟糕,我忘了扉间去找泉奈了。”


 


 


(二)


斑带着六道仙人和带土回来的时候,鼬和止水的屋子已经重建好了。三个人坐在豪华屋子的大得不科学的主厅里,鸣人和佐助的两只手躺在垫子上,前面是止水今天刚切的冻西瓜。尽管止水再三保证这里没什么能伤到佐助——的手,鼬还是列着清单,要把尖锐的东西包起来,还计划给家里的地板铺上地毯,甚至还想到要帮佐助的手买手套。


斑忽略待客之道,放着另外两个不管,直接坐在柱间旁拿起西瓜啃了一口。


止水把西瓜递给六道仙人和带土。


“鼬你很想知道下面发生什么事对吧?我和贤二也是,所以就把六道带过来了。”


其他人没听懂,又吃了一口西瓜。


“阴阳遁之术可生万物。”六道仙人威严地说(只是右手的西瓜让大家有点出戏),袖子一挥,一面巨大的长型屏幕出现在众人对面的墙壁上。


带土的瓜掉了,一脸震惊:“卧槽还能这么用?!”


“贤二闭嘴。”


镜中是凌晨微光中两个躺在地上浑身破破烂烂的人,两人断手处流出的血 迹交汇在一起。


斑啃着西瓜发表评价:“鸣人这小子还醒着,真不愧是人柱力,精 力就是好。话说他们躺的地方有点眼熟。”


柱间在旁接话:“我的精 力也很好。”


斑无视了他又拿起第二块西瓜。


鼬看到鸣人侧着脸,神色全写着对昏迷不醒的佐助的担心。


鼬摸着垫子上佐助的手心在滴血,一直捧在手心的弟弟竟然受这么重的伤,还没了一只手。止水安抚性地拍了拍鼬的肩膀。


众人继续往下看,直到——


“对你来说,朋友究竟是什么?”


自家弟弟终于放下矜持打了个直球,鼬体会到了嫁弟弟的酸爽。想着既然鸣人能把佐助多年的傲娇症治好,那也就可以原谅他们打架把手都打没了的事情。甚至在考虑冬天时给天国的两只手买情侣手套。


哪里料到鸣人回了神奇的“你痛我也痛”解释。


好你个漩涡鸣人,我把弟弟托付给你,你竟然补一波朋友卡还要撩哭他?!


鼬发动了大舅子之怒,其他的吃瓜围观党纷纷识趣地离开,只有带土听见卡卡西的声音又折返了回来。


屋内止水正阻止鼬用天照烧鸣人的手。


 


 


(三)


宇智波鼬家有个能窥 探人世的巨幕电视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天国。


许多人想要求在家放一个,嫌麻烦的六道仙人一个都没答应,天国蒸发了。当人们来问鼬的时候,止水挡在前面笑着说:“大概去月球找他的弟弟了吧。”


正巧逢赌必输的柱间偷拿斑的小金库并全部输给了角都。斑想以晓的幕后BOSS身份把钱拿回来。谁料被角都一句“我已经脱离组织了,再说我只认佩恩”堵回去,只得吊打了他空手而归。斑回去又暴打了柱间一顿,得到了一丈长的保证书兼mai身契,却没发现被打趴的初代目脸上的迷の笑容。


机智如斑看着浩荡的人群抓住商机,把正在追求泉奈的扉间叫了过来充当免费劳工收门票。


“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


“泉奈是我弟弟,你是柱间弟弟。”


到了今天扉间才认识到宇智波斑的嘴炮功力何等惊人。难怪会被粉切黑的大哥当童养媳后来拐到木叶村当压寨夫人也不知道还一心要做火影还闹离家出走,面无表情地站着当收费员的扉间想。


鼬一开始是拒绝的。天国的生活毫无波澜,看着自家的宝贝弟弟可是精神寄托之一。


但后来随着鸣人邀请佐助到家里住边各种吃豆腐边狂发朋友卡、鸣人男女性追求者数量大增、佐助拒绝安装假肢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鼬的HP一路狂降到警戒线,觉得再看下去心都要千疮百孔了,只好暂时出让观看权。


就这样,鼬和止水两人的豪华“小窝”大厅白天都是来往的人。这段时间鼬探望了父母,正巧碰上四代目和他的妻子做客。


鼬把四战的事情一说,玖辛奈就哭着往美琴身上扑,不停嚷着“美琴啊当初看到婴儿佐助我就喜欢上这个孩子了当初还想定娃娃亲来着只是没机会其实性别什么的都没有问题啊毕竟我儿子追他的是全世界都知道了啊”。


水门很不好意思,富岳淡定地喝了一口茶。


果然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鼬怀着心事把止水拉回家了。


带土也是经常过来看小电视的人,不过因为白天太多人而且还有万恶的资本主义斑在收费,他基本上晚上才过来。止水和鼬想到这屋子够大,就给了他一个房间常住。


不久后鼬就后悔这个决定了。因为带土总是一整晚地盯着卡卡西看,天亮了才去补眠。整个人都憔悴得像过度灌溉的仙人掌。


鼬是怎么发现的?人总有某天夜晚是睡不着的,出去喝个水就看见自家长辈像个石雕一样蹲在大屏幕前,浑身被反射的光照得莹莹亮。


鼬拿水杯的手抖了一下,觉得只是自己眼花,回去摇醒止水,说了带土的病症。睡眼朦胧的止水撩了撩鼬的小辫子,说:“放心,没事的。”


第二天多才多艺的止水就画了个卡卡西一比一画像,往带土门口一贴,说是避邪。


 


 


(四)


等鼬心里的伤好得七七八八鼓起勇气再去看实况时,已经是佐助伤好了要离开村子的时候了。


再次看到自家弟弟鼬很是激动,只是脸瘫如他没展现出情绪。鼬牢牢盯着镜中的影像。


鸣人把护额还给佐助的时候,两人靠得这么近,脸上的笑容那么美好。


鼬下一秒以为两人就要亲上,像自来也在天国出的爱情小说一样恶俗——别误会,看书的是美琴和玖辛奈,两人时不时结伴地来鼬家里探望他与止水,和两只手玩玩剪刀石头布,所以鼬也知道些情节——用爱留下要四处奔走的佐助。


结果什么都没发生。


鼬看着转过身眼泪却滴下来的弟弟,也流泪了。鼬推开了鸣人的右手,接过佐助左手递出的纸巾。左手送完纸巾后又贴着右手躺下了。


果然小说就是小说,现实虐心多了。


 


 


(五)


之后的每天晚上,鼬看着宝贝的弟弟在五大国之间风餐露宿地搜集情报,每天都提心吊胆。幸好佐助的实力已经能吊打绝大部分忍者,倒也没遇上什么危险。只是看着曾经白白的月半助变成衣架子助,鼬还是心痛得不要不要的。


鼬的怨气的无处可发,只能去隔离家中的两只手,但成功率很低。


两个月后,木叶村要上映爱情片《The Last》的消息在天国传开——据说是某个宅男忍者在浏览某颜色书籍的时候看见了贴在书店橱窗的宣传海报——大批天国群众听说了火之国第一部以四战后题材的电影后都压抑不住内心的蠢动,眼巴巴地等上映。


门票再次水涨船高,斑让柱间搭了个简易的场所,搞了个首映拍卖会。十多次拍价后,被财大气粗的原晓组织的人出高价包场了。


出钱的人正是管理晓财政的角都。斑恨得牙痒痒的,因为包场的钱曾几何时是他的。


电影演员是自火之国挑选与四战英雄长得像的普通人,通过各种化妆技术和现场加忍术特技拍摄的。故事资金据说由火之国的某个支持鸣人雏田在一起的神秘组织提供,火之国的大名觉得这是丰富木叶精神文化的好手段快速拍板通过,自来也生前的责编提供脑洞,助井负责画分镜。


五天前班在天国的火影会议室知道以上信息后,给出了十分中肯的评价:“一听就是暴死的货。”


柱间点头赞同:“还不如拍我们的故事。”


斑一扇子拍飞了他,继续点当天的门票钱:“到现在才赚回一半的钱。”


水门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我还以为是小樱那孩子呢。她有几分玖辛奈的影子。”


三代目火影倒觉得日向是木叶的第一大族,雏田和鸣人在一起十分合适。


二代目扉间短评:“有利于村子稳定。”


斑冷笑:“宇智波灭门前才是木叶的第一名门望族。”


 


 


(六)


时间很快就溜走了。扉间上次失言被斑记恨了一段时间,最后还是泉奈卖个了萌(实际上就是一句“尼桑,别为这种人气着自己”,扉间:EXM?)才解决。


《The Last》首映会的气氛异常尴尬,一群大男人坐在大厅被一堆零食环绕,看又有爱情又有动作的片。


电影的开场就蜜汁篡改记忆。


年幼的“小鸣人”竟然曾经英勇地救了被欺负的“小雏田”,“小雏田”因此展开一段长期的暗恋。


鼬曾经见过小时候的鸣人好几次。那时候的他穷得响叮当,在电影里竟然穿着毫不逊色于木叶日向家大小姐的衣服。


其后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反派跑出来抢“雏田”。


在鼬的印象中,整天被各 种 男 人抢来抢去的人只有佐助。虽然是事实,但说出来总觉得歧义很大,鼬明智地保持沉默。


蝎冷静地说:“木叶的编剧脑洞大如斗。”


干柿鬼鲛问:“鼬你的弟弟什么时候出场?”


带土只会瞎嚷嚷:“我的卡卡西呢?”


但在斑看来最尴尬的还是战斗力只有五的“雏田”,这几分还是看在她织围巾的技术上加的,毕竟自家的小祖宗佐助完全没展现过这方面的才华。但转念一想,武力值才是王道。于是就越发鄙视电影里“雏田”的设定。


“要是我和柱间,这反派活不过三分钟。”


“没错。”


终于在看到剧中“鸣人”和“雏田”在朦胧的月光下亲 嘴时,一直没什么表情的长门开口了。


“我以为这是说鸣人和佐助的电影?毕竟当时他嘴遁我的时候表示理解我打伤雏田,还强行科普他和佐助的故事。”


小南也在一旁点头:“当时我还在想谁是佐助。后来也在想这件事。结果到今天我也没搞懂鸣人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迪达拉:“还能是什么关系?木叶难道不是盛产基佬吗?还记得第一次看见鸣人,他就嚷‘把我爱罗还给我’,四战时才发现佐助是正宫。”


……


电影结束了,纵观全剧“佐助”才冒了一个泡。虽然只是一个泡,斑还是感觉到了宇智波的颜值明显拯救了这部电影,从负分转向零分。如果用上佐助本人,大概可以拿个8分。顺带一提,电影满分是10分。


再看镜中的现实世界,电影院的观众陆续散场了。


但天国观众的讨论依旧火热。


飞段:“这种篡改女主戏份的电影虐得好爽。”


斑和鼬冷酷的视线横扫过去:“你说谁女主?”


飞段一脸陶醉:“啊被这种眼神蔑视也好爽。”


柱间忙不迭地顺毛:“斑斑说得对,宇智波家都是上面的。”


角都:“我假装不知道有种姿势叫骑 乘。”


柱间不愧是曾经睥睨众生的忍者之神,说时迟那时快就结好印用木遁把两个人隔开,并把角都裹成一个球扔去遥远的彼方。


鼬不想打架也没心情讨论剧情,把意犹未尽的观众们都赶了出去。


 


 


(六)


事实证明,人一旦八卦起来,什么都阻止不了。


晓组织看了电影后的第三天中午,鼬和止水就发现一本名为名为《自来也忍法帐豪杰传》的小说卖遍大街小巷,还有对其他四大国传播的趋势。


鼬盯着地摊上那个莫名熟悉的你追我赶的封面人物良久,久到止水掏钱准备把书买下来。


鼬才反应过来,按住止水掏钱的手,回家了。


没想到一打开门就看见带土捧着《自来也忍法帐豪杰传》看得津津有味。


“你们回来了?”


“嗯。”


带土放下书,深吸一口气,久违地摆出一副严肃的脸:“我有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


鼬只是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表示。


“佐助的初吻对象是鸣人吗?”


 


 


(七)


斑把一本《自来也忍法帐豪杰传》拍到桌子上,对面的柱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晓组织这群吃里扒外的家伙竟然敢断我财路?电影才放了三天,就找自来也出了本小说。”


柱间谨慎地选择着词语:“这说不定是一种联动,能够促进电影门票的销售。”


斑勾起冷艳高贵的笑容:“说得跟真的一样。我要把他们打得半身不遂。”说着就撂袖子要去单挑整个晓组织。


柱间使出抱腰杀,把斑往回拖。


“这个真和他们没关系。昨晚自来也是托长门带了只青蛙进来的,他印书的纸也是小南师徒情提供的。”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柱间哽住了。


要问为什么,因为负责装订的人就是他。当时想着小事一桩,报酬也没拿,只是要名作家自来也卖个人情,以后给他和斑写个自传式小说。


为了给小说镀金顺便鸣谢初代目的义务劳动,自来也在扉页就加上了“年度泣血大作,千里追妻意欲何为?纠缠三生三世的禁断之恋!独家揭露的四战英雄鸣人与叛忍佐助的爱恨情仇!忍者之神千手柱间绝赞好评,倾情推荐!”


但纸总是包不住火的。


睿智如斑在《自来也忍法帐豪杰传》刚火起来就买了本回来看,没想到一打开就看见不想看的东西。往后跳到结局,发现自家小祖宗是个被一压再压的主,气得毛更炸了。于是设计了个小剧场试探一番,没想到柱间不打自招了。


“千手柱间,去 你 妈 的倾情推荐,受死吧!”


 


 


(八)


鼬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有那么多人追着问自家佐助,说了一万遍无可奉告,那群智障还是天天来烦。


随着《自来也忍法帐豪杰传》的热卖,鸣人千里追佐助的那点破事传遍了天国。隔三差五就有人趴在窗边大喊,鸣人真的为了佐助下跪挨打过呼吸吗我的妈呀好心疼这对苦命鸳鸯缺结婚钱吗我出!


更有甚者开始制作鸣佐的小物品寄到鼬的家,一开始的画像、十字绣、围巾、小公仔甚至情侣杯等等都还能接受。


某天鼬回家看到佐助和鸣人的手在搬一个箱子。鼬拿起来,用苦无撬开,满满一箱各种口味的R H J和B Y T,附带一本涨姿势手册。


鼬直接给烧了。


扉间和泉奈好上以后,也来鼬家里做客过几次。扉间表面认真寒暄,实际上就盯着在打闹的两只断手。虽然一副很想刨根问底的模样,扉间还是保住了人物设定,没问什么令人尴尬的问题。泉奈则是拿润肤霜给佐助的手按 摩,美其名为斑说了就算只有一只手宇智波也要比其他人出众,还用记号笔给鸣人的手画了个花脸。


鼬深以为然,把记号笔借走了。


更心塞的是,带土看完小说后就把它给了鸣人的手。鸣人的手特喜欢翻这本书,佐助的手虽然没翻,但也站在旁边没挪位置。当鼬想扔的时候,两只手还死死抓着不放。


鼬只好带着两只手和书去找富岳和美琴。


怎料到看见自家的妈妈、鸣人的父母都在看这本书,还在上面标重点讨论。


“佐助真是个好孩子。”玖辛奈放下书感慨地说。“不仅自己成绩好,见我儿子学得差还会替他着急。鸣人这臭小子榆木脑袋不开窍。”


美琴抹了抹眼泪:“鼬你带佐助的手来了吗?让我摸一下,这孩子这些年受苦了。”


鼬转身就走。


 


 


(九)


鼬找到万恶之源自来也,两人在偏僻的地方大战了几百个回合,周边的地形都改了。


自来也被鼬的强大弟控力感动,表示暂时不再印刷新的《自来也忍法帐豪杰传》,毕竟来点饥饿营销也是极好的。


好像哪里不对。


但这无法阻止天国的忍者与各路普通民众发掘新的娱乐方式——看完电影《The Last》再看《自来也忍法帐豪杰传》——许多人都沉浸在这种酸爽感中无法自拔。


鼬忍无可忍,不再让任何人踏足自家的房子。


斑出于意料地爽快:“行,老子现在比以前还有钱。”后又扯出意味不明的阴森微笑,“看我不弄死这群说‘宇智波总受’的杂碎。”


几天后天带土吹着口哨得意洋洋地回来:“你们知道天国多了个组合名“宇智波五件套”吗?顺便我和止水是攻。”说完就坐下来换频道继续“视 jian”现实中正在批改文件的某白毛六代目。


正在做菜的止水回头见鼬的脸都黑了,就主动请缨把六道仙人找回来。


 


 


(十)


某天,灯火阑珊的街头,淡红色的夜空预兆着明天要下大雨。


战场玫瑰宇智波斑实力演绎教做人。据说有幸围观的吃瓜路人都看见了一群人被打得上天还直呼过瘾的情景。


斑还是低估了某些人的受 虐程度。此后不久就出现了“跪 舔斑女王”的地下组织,人多势众。组织与支持柱斑的群众一拍即合挞出爱の火花,出了多本高质量的 X X O O 合集。


柱间表面严厉打击,下了一旦收缴就毁掉的命令,实际上悄悄地收藏了一堆本子,美其名曰观赏用、收藏用和实际用。


至于以后被斑发现并被单方面暴打就是很久以后的事了,此处不提。